• 碳纤维电地暖系列
  • 碳纤维电暖器系列
  • 龙虾养殖首页
  • 碳纤维暖霸系列
  • 高频节能散热器
  • 水暖壁挂炉系列
  • 温控器、电热板系列
龙虾养殖安卓
当年国军王牌师整编74师为何上孟良崮的真实原因。

当年国军王牌师整编74师为何上孟良崮的真实原因。

    这是孟良崮战役前华野六纵所在的位置。

  一支3万人的队伍,在鲁南地区休整,也是要吃要睡和伺机挪动的,却愣是在国民党20师、64师、65师、25师、74师、83师和59师的包围圈中没有被发现。   六纵要攻击国民党74师的后方,直接奔着74师所在方向即可,需要穿过哪些国民党部队的结合部?  1947年5月12号,六纵接到命令,在48小时内赶到战斗前线,并切断国民党74师的退路。 那么六纵的3万人都是同一时间赶到前线的?还是有先有后,快的先到,慢得跟后?  听听《总统蒋公思想言论集》里是怎么说的:“……第三、战役指挥官发现匪军第六纵队窜过太平邑有窜扰我军侧背的企图,当时决心与第六十五师并力歼灭之,这个决心是很正确的。

但指挥官临事又畏首畏尾,不敢当机立断,而向上级去请示,以致造成后来的错误,这固然由於我们制度上有缺憾,但同时也是由於我们指挥官决心之不坚,魄力之不足!要知道临阵作战,进退成败,决於俄顷,指挥官当机立断不容犹豫,我们为了适应当前的局势,歼灭当面的匪军,必须集结兵力,机动使用即为此而放弃若干不重要的地区,亦在所不惜,等到匪军歼灭之后,土地自然可以收复!这一点大家以后到沂蒙山区作战,一定要切实记住。

”  可见,在六纵还没赶到74师后面,占领垛庄时,国民党军已然发现六纵在向74师侧背运动的企图了,甚至决定用六纵前面的国民党65师与其他军队并力歼灭六纵。

但由于国民党自身原因,光有决心,没有行动,错失机会,让六纵从12号开始,在两天时间内奔行100多公里,于14日赶到74师的后方,一路占领垛庄,另分兵两路阻击国民党25师和83师。   但还有一种可能,六纵隐蔽休整,国民党发现不了倒也可以理解。

但是六纵既然长距离运动起来,先头部队甚至是一天跑50公里的急行军,而国民党既有飞机侦察,也有情报部门,此时还会不知道六纵的动向吗?但知道了又如何?究竟是不是国民党自己不愿阻击六纵而造成破坏华野围歼74师的计划,然后想通过74师的中心开花,毕其功于一役,连同六纵将华野一锅端,就不得而知了。     六纵先头部队14号赶到战役前线,并攻占垛庄,还是那个问题,六纵到底从哪些国民党军队的结合部穿插过去的?  而六纵对垛庄的情形是怎么了解的,自有华野指挥部的电报和指令。

因为此时的74师与华野已经打了两天了,要是华野还不清楚对面74师的具体情况,也就是某些人故意装疯卖傻了。

  听听国民党74师将领陈嘘云是怎么说的:  “五月十一日,整编74师(已恢复一旅三团制,新成立的三个团在临沂附近训练)奉命由垛庄向坦埠搜索前进,并占之,第51旅为前卫,师司令部直属部队,第58旅为本队,第57旅为右侧卫,右翼无友军,在右侧高地一带发现有解放军活动。

57旅且战且进,掩护主力之安全前进。

而由垛庄至坦埠要翻山腰河洵,车马辎重行走困难。

十一日二十时许,第51旅先头部队前进至大箭、桃花坪,红山之线,距坦埠南数里,并开始向坦埠发起攻击,解放军防守部队凭借工事、地形险要、据守坚固,战斗至黄昏攻击进展甚微,双方形成对峙状态。 当时获得情报,解放军部队源源而至,约有二个纵队连夜赶到,分别向我左右两翼间隙急进,来势凶猛,张灵甫师长将此情报报告了汤恩伯司令(师部仍决心明天晨(十三日))夺取坦埠,佛晓前师指挥部推至邋遢山指挥。   十三日晨,我阵地右翼黄斗山山顶被解放军攻占,二十五师控守部队后撤,此时解放军约有一个纵队已沿汶河向重山南进,致我右翼经受威胁,同时右侧友军83师距离太远,形成空隙。 而解放军约有一个纵队亦向桃花坪、马较地、大小崔庄插进,我右翼正面解放军增加约三个纵队,向我大力压迫。 值此顷刻,我师陷入不利状态,张灵甫师长立即电话报告汤恩伯司令,请示行动,并劝阻李延年副司令不要来孟良崮视察(原副司令李延年准备来孟良崮视察的,刚到垛庄,得知情报后即返回临沂),汤恩伯司令,要我师全速前进,并以孟良崮为核心,吸引解放军主力,而在此决战。

  十四日十时许,师司令部推进至285高地,51旅在高家、河子沟、黄家峪一带,58旅在岩山、塘子庄、李家庄一带。 此时,解放军部队已向我两翼包围,其部队已进至450高地,孤山后一带,其右翼解放军进至石山坡、孙家峪、羊裤子一带,是时25师防守的天乌山也已失陷。

左翼友军25师完全被解放军截断,也不能增援。 同时,解放军部队源源不断进入东山峪、石王河、巨界牌之线,师部及57旅、58旅重部队行至大山像附近亦遭截击。

从此,师部与垛庄之间的交通连路均被切断。

  午后二时许,74师重新调整部署,师司令部移至540高地,51旅于焦家峪、石旺庄、冯家庄、连埠、285高地一带、57旅于石旺圈、风门、东南埠。

当阳,劈偏市子一带,58旅全部占领雕窝、芦山、孟良崮及540高地附近、师直属部队工兵营、运输营等占领相家庄、大山坊之线。

解放军部队节节逼近、并集中炮火向51旅阵地及520高地猛攻。 师部为了打通与垛庄之间的连路。

在51旅、58旅抽调一部分兵力向公路附近移动。 均于解放军兵力过大,进出公路狭隘,未能奏效。   午后四时许,解放军从界牌沿公路进至北庄、石山庄、湾子朗和垛庄附近,且向垛庄包围攻击,我驻守垛庄的师运输团的五个连,均为运输兵,虽坚力抗守,终因众寡悬殊,撑持至7时全部被歼,团长黄政被俘。

垛庄陷于解放军之手,我临沂运输后路被截断、弹粮接济发生困难,同时解放军以垛庄为据点,从背后向我师发起进攻,使我腹背受敌,断绝了后方的接济。

”  5月11日74师攻击前行,晚上20时许,“距坦埠南数里,并开始向坦埠发起攻击。 ”  5月13日74师张灵甫”电话报告汤恩伯司令,请示行动“,并劝阻李延年副司令不要来孟良崮视察(原副司令李延年准备来孟良崮视察的,刚到垛庄,得知情报后即返回临沂)。 汤恩伯司令要我师全速前进,并以孟良崮为核心,吸引解放军主力,而在此决战。 “  5月14日上午10时许,74师“司令部推进至285高地,51旅在高家、河子沟、黄家峪一带,58旅在岩山、塘子庄、李家庄一带。 ”  5月14日晚上7时许,六纵攻占垛庄。

敢情在74师正面和右翼,华野几个纵队都在和74师小股部队作战,而74师把大部人马都布置在了垛庄而准备反击六纵吗?而打了三天,74师在垛庄能留有多少人马,华野通过连日战斗以及对手的火力情况也分析判断不出来,而要去一个一个去数74师的兵力,才能知道垛庄的情况,然后因为搞不清楚,还不能电告六纵大致情况吧?  有的人到底是真傻,还是装傻,各自判断吧。



上一篇:信诚稳健债券A(003226)基金基本概况
下一篇:这三张保单给人生更多保障
龙虾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13-2019 www.500710.com龙虾养殖 All Rights Reserved.